俄罗斯文坛的趣事

  众所周知,在冷峻严肃的俄罗斯文坛有个非常特别的派系:撒娇派。

代表人物:小甜饼契诃夫。

他写给女友丽卡的信是这样的:

「小甜瓜,到了冬天,我会给您寄去果子酱和风干的樱桃。」

「你把我迷得神魂颠倒了。你现在即便 说,二加二等于五,我也会相信你是对的。」

后来写给妻子奥尔加的信:

「我的小宝贝艺术家,我伟大的艺术家,我温柔的克丽佩尔,我的小狗狗,我天真纯洁的姑娘,我的小马驹,我的小甜心,我金子般的女人,我的光明,我的小姑娘。」

署名是:你的安东,你的科学院院士安东,你的圣僧安东,你的丈夫A,你的小黑皮,你的小傻瓜。[跪了]

这还只是一点点,其他的情话不完全记录还有:

「我每天都想去找您,可是我好虚弱呀,像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船,海浪就是不把我带到该去的地方。」

「天气不错花园很好玫瑰都开了你来做客呀。下雨了好冷呀你都不来看我我咳嗽好不了啦。」

「任何坏蛋都不能将我们拆开!」

「能不能把你两脚朝天倒过来,接着把你抖上一抖,然后再拥抱你,咬咬你的小耳朵?

能不能,亲爱的?你写信回答,不然我要叫你坏蛋了。」[酸]

长得好看,又会调情,太会了,实在扛不住。

虽然爱哭穷也是真的,在信里他总是这样写,丝毫不觉得丢脸:

「春天十分美好,然而没有钱,真是倒霉。」

「我希望来年春天我会有一大笔钱,我是根据迷信来判断的:没有钱就是快有钱了。」

「那些小书挣来的钱,我快要花完了,不预支稿费不行了。我要在各编辑部预支稿费,胡乱花掉,然后抬起眼睛仰望天空,开始大声呼号……把我的债主吞没吧!」

哈哈哈哈哈哈。

除此之外,他还经常跟庄园里的猫和狗讲话,坐在台阶上滔滔地哄骗一只狗,让这只狗相信自个儿生病了:「您得去医院治疗」,「您啊,在那儿呢,就会觉得轻松多了……」

狗差点都信了。

不但爱写信,还爱催别人给自己写信,语气强横(加引号),感受一下:

「我如果明天收不到你的信,我就摔茶杯。」

「我在床上孤身一人,我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单身汉,又凶又老的单身汉。给我写信!!」

就是生气的时候也很温和谦逊:

「现在请允许我反驳一下您对我的批评……

请您留神,紧紧地抓住椅背,以免晕倒。

好,我开始了……」

怎么会这么可爱啊。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