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F快递之事

有个书生,大学毕业以后,去做了快递员。
领导:“我们MF快递,跟别家快递不太一样。必须认真负责,是谁的就送到谁手里,送什么你都别太惊讶,快递上面有特殊要求,照做就是。而且你送的那块区域,你得记住,只送,不寄。对了,别吃那边的东西。”
书生当下换上了黑白相间的统一服饰,骑上三轮小电驴,开始了快递生活。
他负责的那片区域,常年阴雨,寸草不生。
居住在那里的人,也都形销骨立,鬼气森森。
有一天,快递小哥按照地址寻到了一处气派的宫殿,见庭中有鼓,拿起棒槌敲了几下:“有人么?”
飞檐底下有个呼叫机:“何人击鼓鸣冤?”
快递员:“MF快递。”
男人:“……”
男人:“放门口吧,待会儿我会派人来取。”
快递员:“不行,你知道规矩的,本人认领。”
对面哼了一声道:“你是新来的吧。”
快递员:“对。你快来拿一下。”
不一会儿,一个身穿朝服、胸绘禽兽、头顶乌纱帽的年轻男子脸色不虞地走了出来。
快递员:“是阎清山么?”
男子狠狠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来抢笔签名,他却把笔往后一藏:“开箱验货吧。”
男子:“??????”
快递员:“箱子外面写着:收货以后请当面核实,以防暴力快递损伤产品。”
男子:“不用验了。”
快递员:“不行啊。MF快递的规矩,必须照做。这也是对你购物负责。”
男子翻了个白眼,伸手化出长爪,哗地拉开。
这一下两人都愣了。
里面是一箱情趣用品。
男子脸一黑。
快递员:“哈哈,我什么都没看见,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男子:“这不是我买的!”
快递员:“好吧~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~”
男子:“你不准说出去!”
快递员:“好好好,哈哈。”
男子:“我要你对天发誓!”
快递员:“我对天发誓:我不会把阎清山购买情趣用品的事情说出去,违者天打雷劈。”
男子哼了一声,抢了箱子就走。
快递员很快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。
有一天,快递员送货,竟发觉收货人是自己的大学室友。
快递员:“诶,张生,你怎么在这里?上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还住在汝阳的!来了都不跟我说一声!”
室友:“走的突然——这是寄给我的?”
快递员:“唔……是。”
他从小电驴里挽下一个女子。身材窈窕,面容雪白,两腮羞红,轻盈如纸。
讲道理,他一开始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能将人做货物。但是男男女女送得多了,也就以为MF快递兼做长途客运。
两人进门,女子熟练地进灶间做饭。
室友:“现在在这里做快递?”
快递员:“是啊,找不到好工作,先历练一下,以后打算自己盘个快递点,创业。”
室友:“哦,在此处立业,需要打通各个关节。就算证件都办齐了,最要紧那一关也不一定能过——那位阎大人可不好相与。”
快递员:“谁?”
室友:“我们地界还有哪个阎大人?”
见他真不知,科普道:“阎君阎清山。”
快递员想起不久之前那一出。
快递员:“哦,这个人!我见过。”忍不住笑起来。
室友:“什么事那么好笑?”
快递员连忙摇头: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
室友:“你是抓到了他的什么把柄?”
快递员:“也不算吧。”
室友:“我俩同窗一场,快说出来给我听听!”
快递员:“不行啊,我发过誓要帮他把守秘密,违者天打雷劈。”
室友:“那又怎样?你偷偷告诉我,谁知道。”
快递员:“哈哈,算了算了。”
室友突然发怒,站起来一摔杯盏:“我们四年同窗的交情,还比不得一个陌生人?今天你不讲,我就跟你割席断交!”
快递员:“没那么严重吧?!呐,要不这样,你随便问关于我的秘密,我知无不答,好不好?”
室友:“不行!阎清山还是我,选一个。”
快递员叹了口气:“诶,我答应了人家,哪儿能随口将他卖了。今天你心情不好,我改天再来看你。”
说完出了门。
他刚迈过门槛,身后的草庐就变成了气势恢宏的宫殿,室友也变回了阎清山的模样。
他负手而立,还是一贯的死人脸,却是面色稍舒。
阎清山:“今天算你走运。下回让我抓到说漏了嘴,我可不轻饶你。”
快递员:“??????”
他感觉自己惹到了死变态。
还是买情趣用品的死变态。
不久以后,快递员载着满车白银,来到一处人家。
讲道理,他一开始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能将真金白银做货物。但是钱送得多了,也就以为MF快递兼做龙门镖局。
谁知收货人竟然是自己早逝的母亲。
母子相认,抱头痛哭。
快递员:“母亲你不是故去了么?”
妇人:“我为游方所救,在这里安家。”
快递员体会到了有母亲照顾的滋味,每日回家有热饭吃,衣服破了有人缝。
半年之后,有一回他喝醉了酒,母亲问他:“我儿,你在这地界做事,得罪谁都可以,可千万不要得罪阎君。”
快递员:“我不会的,我躲他还来不及。”
母亲:“为什么?你跟他有什么过节么?”
快递员:“他是个死变态啊。”
母亲:“怎么说?”
快递员:“唔……不能说。”
母亲:“对我也不能说?”
快递员:“不能。”
母亲哭泣:“你一定是已经得罪他了!你活不长了!可怜你我失散多年,刚团聚就要阴阳两隔。”
快递员:“没那么严重。”
母亲:“你快告诉我实情,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。”
快递员:“不会的,只要我信守诺言,他还不至于把我怎么样。”
母亲:“阎清山这个人靠不住的!看来我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!”
说着以头抢柱,非逼他说不可。
快递员吓了一跳,出门寻大夫,等回来的时候,家没有了,变成了气势恢宏的宫殿,母亲也变回了阎清山的模样。
阎清山负手而立,还是一贯的死人脸,神情可以称得上愉悦了:“嗯,你的嘴,是严的。”
快递员咬牙切齿:“阎清山!”
扑上去揍了他一顿。
快递员从此以后看谁都怀疑阎清山,直到交上了个女朋友。
一开始他也怀疑女朋友是阎清山扮的,可是她既温柔,又体贴,跟那个死人脸完全不一样。
快递员的提防就化作了一江春水,与她谈了三年恋爱。
有天喝了酒,两人滚上了床,正亲热间,女子问他:“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呀?”
快递员:“只你一个。”
女子:“我怎么听说你跟阎清山不清不楚的。”
快递员:“胡说八道!”一边说一边去吻她。
女子:“如果没有关系,怎么会传你们俩有床笫之欢。”
快递员:“那大概是因为我给他送过……”
女子:“送过什么?”
快递员冷汗津津,幸亏没说出口。
女子:“快说啊,送过什么?”
快递员:“没什么。”
女子:“你们果然有事!天呐!我变成了耽美文里的炮灰女主角,我是一个可怜的同妻了!”
快递员:“你别想太多,我们不搭界。”
女子:“那你说清楚!不然你今生别想上我的床!”
快递员头都大了:“阎清山!是不是你!”
女子眼睛一眨。
他的出租屋瞬间变成了气势恢宏的宫殿,女子也变回了阎清山的模样。
他坐在床上,袒露着胸口,一贯的死人脸,但是颇有几分得意之色。
他拍拍身边:“好,真是个守信之人!今日就准许你伺候本王。”
快递员一把将酒壶砸到他脸上:“伺候你妈啊!”
回公司辞职。
快递员很不好意思:“因为私人原因……”
领导:“诶,理解理解,这份工作太特殊了,你已经是做的最长的了。”
快递员:“??????”
领导:“你不会到现在为止还没感觉吧?你送货的地方,是阴间啊。”
快递员:“!!!!!!”
怪不得!怪不得送人送钱,原来都是纸人纸钱!
那那个阎清山……
领导:“诶呀!你的辞职手续,好像办不了了。”
快递员:“为什么?!”
领导:“你是不是吃了阴间的东西?”
快递员仔细一回想,阎清山假扮自己母亲和情人的时候,天天可劲地烧饭给自己吃呢。
领导:“吃了阴间的东西,你就不能还阳了!”
快递员差点厥过去。
领导:“诶,你的婚姻状况一栏,也突然变成了已婚,好像月老在改你后台啊。”
快递员凑上去看着电脑。
眼睁睁看着配偶栏跳出三个字:阎清山。
快递员炸了。
跑到阎罗殿击鼓鸣冤。
快递员:“阎清山!阎清山!阎清山!阎清山!”
阎清山一脸高冷地从上头走下来:“怎么了?咋咋呼呼,一点风度都没有。”
快递员:“你有风度你别抢亲啊!我要告你的!”
阎清山:“哪儿告去?”
快递员:“我找月老!”
阎清山:“月老是我嫂子。”
快递员:“……”
快递员抱头:“你到底为什么啊!!!”
阎清山高妙地瞥他一眼:“我想了很久……”
快递员:“想了很久什么!?”
阎清山:“我不看着你,你总有一天会说漏嘴的,还是朝夕相对保险些。”
快递员:“阎君!为了这种小事搭上一辈子不划算的!”
阎清山:“我知道。只是我当过你娘,当过你女朋友,与你相处了三年半,觉得还成,可以屈就。”
说着伸手飞出一管黑丝带缠着他的腰,把他拖进了阎王殿。
快递员:“你他妈这是哪门子强迫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后来,当初的那些情趣用品,全用在了他身上了。
然而他因为发了毒誓,又不能说。
快递员觉得,他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快递员了。
《阎君与快递员》/王说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

    没有回复内容